资讯中心-陕西北元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
锦界工业园区:贺智林散文《柠条遐思》
时间:2020-05-01点击量:596 单位:化工分公司 作者:贺智林 文章字符数: 1543 分享到:

在黄土高原上常年生长有两种柠条,一种是黑柠条,另一种是白柠条。我今天所说的是生长在家乡“厚沙皮”上的黑柠条,它不屈不饶、视死如归地固守着故乡的黄土地。

每年的四月份高原的天气已经渐暖了,随着一场场春雨过后,黄土地已经苏醒了,自然长在厚沙皮上的黑柠条也不再是灰黑色了,慢慢的耨出了点点嫩芽,成草绿色且略带点白色的芽勾,柠条枝也渐变的柔软了,摸上去毛茸茸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小芽长成尖刺,外蕊长成椭圆形状尖叶并且越发丰茂了。到了五月份,柠条已经开始开花了,满山遍野的黄色柠条花虽比不上十里桃花美观,但柠条开花是农人们又开始插瓜育苗的好时节了,正如陕北谚语:“柠条条开花花,老婆婆们种瓜瓜”。是啊,一年之计在于春,对于靠勤劳、智慧和土地打交道的农人来说又咋能不抓住春耕的最好时机呢?每每这时候被“闭关”在羊圈里一冬的群羊早已在圈了嗷嗷直叫,它们早就蠢蠢欲动了,啃了一冬的干草早该想青草的味道了。柠条花就是山羊们最喜欢吃的“药草”,柠条花本来就有很高的药用价值,羊吃了不出一月就膘肥体壮了。整片的黄沙皮上朵朵盛开的黄色柠条花儿,再加上白山羊的衬托真是一幅唯美的动物世界。

好的记忆常常便是回忆起来的…

记得小时候每年的柠条花开后,我经常跟随“放羊”的老汉一起去看柠条花开,追捉厚沙皮的沙虎玩,听着放羊老汉一声声高亢的歌声:“哥哥我,在那个山上吆…吆羊…

小妹妹子,你在哪个沟…沟里忙,

……

我瞭见了个那村村吆,

就瞭不见了那个人…”

每次都是伴随着动听的歌声和踏着月亮的影子回到家中,然后美美做个好梦。

时令已到夏季了,柠条花开过后结出了通红色果实,在高原阳光的照射下越是结实。听母亲说柠条籽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,所以每年都会有许多农人一起来采摘柠条籽,每次母亲出去采摘的时候我都会跟着一起去,满沙皮绿油油的柠条枝随风舞动,一串串通红色且饱满的果实跟着摇晃着,母亲告诉我采摘的时候一定要看着柠条满身的毛刺,一不小心就会冲你手心刺一下,大概它长刺原因就是怕人来侵犯吧。每次采摘的时候母亲都会说:“咱们不能把每棵柠条树的种子都采摘完,要留下一部分。”我问母亲:“为什么?”母亲说:“等籽皮干了,种子就会随风到处跑,到了来年会长出更多的柠条来,黑柠条很容易成活的”。也许,这就是我们在黄土高原上生存的天道吧!每年,母亲都会把采摘回来的种子铺在家门口向阳的院子里晒干,然后再拿到镇上集市里换点小钱来补贴家用。

随着高原四季的不断回转,农人们春种秋收是很自然不过的事情了,秋天的柠条越发茂盛了,它有着庞大的根系,再加上秋雨厚实,柠条根很快就在沙梁上扎的很深了。因黑柠条本来就是灌木群生,所以黄土地到处都是整片整片、一团团的柠条林。秋忙的时候,农人们都各自忙着收割自己家的庄稼呢,哪能顾得上照料“似死不屈”的柠条林了。慢慢随着天气的变冷,柠条叶子终于一片片由绿变黄再枯干,最后依依不舍得掉落在黄土地上,依然化作了来年的泥土。

自然到了冬季,随着高原严寒的气候来临,厚沙皮上的柠条林又变回黑灰色,一团团一簇簇的耸立着,任凭寒冷的西北风吹打着。等立冬后,柠条枝已干枯的很彻底了,农人们又开始砍伐柠条,“一背一背”的背回来用它做饭取暖,因柠条枝生火快,又耐烧很是受村民们喜欢,只要你留着柠条的根系,就算你砍伐的一支不剩。等来年春风一吹,春雨一洒它照旧会生根发芽,开花结果。

柠条,是西北地区最为普遍种植的植物,它能防沙治沙,也同样固守着我们的家园。我留恋我的故乡,我更要赞美生长在家乡“厚沙皮”上那簇簇黑柠条林,它们活得自由自在,活得坚韧不拔,活得能屈能伸。

编辑:李建军